近日,保障房空置問題又一次成為輿論焦點。日前,新華社記者在廣東佛山、東莞等地採訪時發現,繁瑣耗時的行政審批流程,令大量公租房需求者褐藻醣膠只能望洋興嘆;而南都記者獲悉,東莞最大保障房小區雅園新村目前廉租房空置率更高達九成;根據此前廣東省審計廳的報告顯示,2012年廣東有13個市本級、28個縣(市、區)共有11464套保障性住房處於閑置狀態。
  說保障房空置“又一次”成為輿論焦點,是因為保障房大批建設開當鋪工5年來,從未擺脫“有人沒房住,有房沒人住”的詭異問題。從2011年8月的保障房空置討論,到2012年上海、武漢、鄭州、濟南等多個城市公租房遇冷,再到2013年8月審計署報告顯示多省份保障房鑰匙交不出去,甚至有四省空置總量超5萬套。直至今日,保障房空置再度被提起,仍然是那些被討論了千百回而未解決的問題。
  大概沒有人會認為保障房的空置是源於供給過剩,即使不看需求與入住數據的離奇對比,大量蝸居在城市中的結婚蟻族不斷積累的怨氣也實難令人忽略。就像2011年廣州市荔灣區的廉租房申請人數爆棚,而同批推出的郊區同德圍廉租房登記率卻不足45%;同樣,在現時佛山南海區保障房空置率高達近四成的同時,禪城區的保障房仍有很多市民在排隊輪候———不是保障房太多,而是不符合需求標準的保障房太多。也有人認為,保障房本來就只是提供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不能要求太高,但符合申請條件的本來就是對價格非常敏感的“夾心層”,如果通過繁雜的手續只能申請到一套連基本生活配套設施都沒有、租金卻不算便宜的遠郊公租房,只算每天上下班的來回車費和時間成本,就足以讓他們之中的大部分情願蝸居在城中村的握手樓里。
  綜合以往的調查與討論,保障房的空置原因不外乎是申請難、租金貴、位置偏、配套差。一邊建著條件低於生活基本需求的房子,一邊提高準入門檻壓縮符合條件的申請人;一邊是越來越大的建設開工任務,一邊是長時間的審核,最後的結果就是保障房的結構性空置,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結構性的空置會越來越多。對保障房的審核在任何國家都是嚴謹的,這是對公平的基本保障。但在保障房審核與分配環節醜聞頻出大壞馬爾地夫公平原則的同時,申請需辦至少7個證等待90天更多會被理解為低效甚至故意留難。退一步講,即使保證高效與公平的前提下依然需要90天才能走完申請流程,也應該在政策設計時將這一時間考慮在內,如在保障房建設期間統計需求者並作出合理時間安排。
  保障房空置問題年復一年,從來沒有解決過,是因為這是保障房政策設計的基因所決定的,只要基因不變這個問題就無法解決。當年中央雄心壯志地定下五年建設3600萬套保障房的宏大目標,自是為民生著想,只是當任務攤分到財政緊張、債務纏身的地方政府身上,完全超過其承受能力。為了完西裝成任務少花錢,保障房自然不可能建在寸土寸金的鬧市區,沖開工率、用福利房充保障房,在各種充數手段用過之後,實打實建成的就是在偏遠郊區沒有生活配套設施的保障房,而為了收回成本租金也不會定得太低。
  此前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要大力增加保障房供應”;而全國住房城鄉建設工作會議上,提出的2014年全國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目標任務是基本建成480萬套以上,新開工600萬套以上。在巨大的需求面前,增加保障房供應是對民生問題的回應,但只為充數量而建的保障房難逃空置下場,不斷擴張這樣的保障房建設不僅不能保障民生還會造成更大的資源浪費。保障房政策設計必須檢討,走出數量增長模式,直面目標與實際的脫離,依據實際需求建設滿足生活基本需要的保障房,方能達到“居者有其屋”的最初目標。  (原標題:[社論]盲目沖量反致浪費,保障房政策設計須檢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10ecnkci 的頭像
ec10ecnkci

justice

ec10ecnkc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