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遊記30-荷魯斯神廟上不到清晨八點,我們的小旅行團(只有十四人)在美麗的藍天、白雲和溫煦的陽光下,徒步往荷魯斯神他家的大塔門前進。要進荷魯斯他家,得先付埃及政府五十埃磅。當地的狗兒。當天的陽光真的很不錯。首先看到的,是神廟塔門前方的誕生室。這裡描繪荷魯斯和他老婆哈托爾女神生下的兒子哈松圖斯誕生,可看到哈托爾女神哺育幼子的浮雕。繼續往前走,就可以看到全埃及第二大的塔門,僅次於卡納克的第一塔門。塔門前方有兩個荷魯斯雕像,這兩個沒有戴王冠,可能是不見了。在這裡,突然有一位大陸來的先生,是中年人,有點胖,跟我們的酒店打工導遊講說,你還記得我嗎?我上次來時,就是你帶的團。導遊疑惑的點點頭,與他應答一、二句後,繼續往前走。導遊走稍遠,這位大陸來的先生,轉頭笑著跟本團的團員(包括我跟豆比爸)說,我騙他的,這是我第一次來。全體團員:...........................(這笑話有點冷耶)卡納克第一塔門的中間門楣已經掉落毀損,而荷魯斯他家塔門的中間門楣可是完好如初,連顏色都還在。十九世紀的繪畫。從這幅畫,可以看出荷魯斯神廟的結構。前面是高聳的塔門,進入之後,有庭院,然後進多柱廳,廳裡有聖堂。當時,荷魯斯神廟大半都埋在沙裡,旁邊還有村落。(按:系統傢俱網路上有一種說法,當地的人們,後來把這座造價高昂的神廟當作垃圾場,往裡面丟垃圾,經歷過數十個世代後,神廟整個埋在垃圾裡,因此保存良好)畫家當時沒辦法看到被沙埋住的部分,但他當時已經覺得這是全埃及最漂亮的神廟之一。埃德夫的荷魯斯神廟,號稱是全埃及最完整、保存最好的埃及神廟。以建築結構來講,幾乎無損,柱子、屋頂通通都還在。這座神廟給我的感覺,就是氣派、氣派、氣派.......................日本人寫的導覽書上,說這裡氣派豪華。施工品質還蠻不錯的,連放旗竿輔竿的長型凹槽裡都刻有浮雕。這裡從遠古時代開始,就相傳是荷魯斯和帛琉他的叔叔賽特神大戰的地方,所以很早就有神廟,托勒密三世在西元前237年,在這裡開始重建新的神廟。這一建,就建了180年,一直建到托勒密十二世,西元前57年的時候才算完成。塔門上的據說是托勒密十二世。往裡面走,有些浮雕上描繪的法老是托勒密八世。托勒密王朝從四世以下,就內鬥嚴重,兄弟姊妹、父女母子姑姪相姦又相殺。不管是男是女,生在這種家庭裡,沒有幾下子,很快就會沒命了。在歷史上,托勒密八世和十二世算是非常值得用力「唾棄」的人,完全顯現世襲君主制度下最腐爛的一面。神廟上看似偉大的托勒密法老浮雕,其實根本是值得吐口水的爛G2000人。經過塔門下方往上看。顏色都還在。穿過塔門後,會看到一個三面柱廊圍繞的大庭院,導遊說,這裡的柱子,柱頭形式都不一樣。有團員很認真的比對起來,試圖找出有沒有柱子的形式是一樣的。多柱廳前,有兩尊荷魯斯雕像。一尊已經變成這樣了,還被拿來當椅子。另一尊荷魯斯雕像,真是酷帥無法擋。全埃及最最最可愛的雕像就是牠了,還戴著王冠。有人說,這像是戴廚師帽。如果我是神偷的話,會想把牠偷走。古今對照:多柱廳的屋頂上,還蓋有村落的房子。至於荷魯斯雕像呢,大概還埋在沙子裡吧。導遊帶我們導覽角落裡的浮雕,可以看到代表神的聖舟在船上九份民宿。進了庭院後,往回頭看塔門。(這是我們即將結束遊覽,紛紛自行離開神廟的時候拍的照片,當時庭院裡已經不少團,內殿裡好多團,步出塔門往外走,更是看到一批批的人潮往神廟走,不禁慶幸,幸好我們算來得比較早的)古今對照:畫家從神廟內殿,視線越過庭院往塔門的方向看。這裡真的保存得很好。要跟他合照,是要抓緊時間的。本團剛到時,荷魯斯前門可羅雀,但導遊帶著大家進內殿去參觀了。本團團員直到快離開神廟時,才努力想跟荷魯斯合照。這時候,就非常困難了。幾十個人站在荷魯斯前,紛紛伺機而動。我漫步在庭院中,遠遠看到失散已久的豆比爸,情趣用品正在努力替團員拍荷魯斯合照。剛幫A組團員拍完,B組團員馬上遞上相機,B組不是只拍一張而已,而是一直擺出各種不同的姿勢,歐洲團的導遊因此一直碎碎念,拍完B組,C組團員馬上將相機遞給豆比爸。後方歐洲團一直虎視眈眈。荷魯斯看起來好像正在嘟著臉、皺眉生氣哦,好可愛。進了內殿,越往裡面就越黑。這裡鴿子多,架起網來防鴿。除了勤於幫團員拍合照之外,青苔王子豆比爸顯出古蹟倦怠症候群,古蹟沒拍多少,倒是在荷魯斯神廟外,拍了許多鴿子窩、土牆的照片,都是那種顯露滄桑的細部的照片。清晨的陽光斜斜照進陰暗的殿內。有些屋頂被燻黑。到底是被開幕活動誰燻黑的,有許多說法。與之前看過的卡納克和路克索神廟的柱頭相比較,這裡的形式變化多得多,顯然是希臘風格的影響。荷魯斯神廟被推崇是集神殿建築、神學、象形文字於一處的圖書館。本團的導遊。殿內的南牆和西牆上,刻有法老正在選擇廟址,以繩和樁標示出邊界,挖掘地基,將地基填滿砂土等準備工作。法老為神廟預定的聖地做消毒工作。這裡的精美浮雕,許多都被後世的人刻意鑿壞了。花了一、二百年做的浮雕,只要某人花幾個月,就可以毀掉。不過這裡的浮雕太多了,鑿不勝鑿,如果刻意找,還是可以找到完整的。在荷魯斯的大本營,都可以任人這樣毀損保濕面膜荷魯斯神的浮雕,等於宣告這個信仰的結束。聖堂。本團在遊覽這區時,剛好有好幾個團都在這一區,因此經歷了人山人海,前胸貼後背的處境,我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瞄到聖堂裡。上圖這張,是豆比爸後來再度經過這裡時拍的。看,沒什麼人嘛。剛剛是在擠什麼P。據說,這聖船是複製品,荷魯斯聖船的真品還在,用的是上好的材質,但是搬到別的地方去了。聖船後面的小聖壇,據說是真品,是一整塊花岡岩雕成的哦,以前該不會是用來擺荷魯斯的神像吧。讓我有點疑惑的是,聖船和花岡岩小聖壇,好像應該是分別放在不同房間的,從MOOK雜誌以前拍的照片看來,這二個也吳哥窟的確是在不同房間。該不會是埃及人胡搞,把聖船搬到小聖壇所在的房間裡吧。每年慶典時,登德拉神廟的哈托爾女神會來這裡看老公。荷魯斯神和他老婆是處於長期分居的狀態,一個住埃德夫,一個住登德拉。這應該是這兩個地方的神廟祭司想出來的策略聯盟方式吧,有辦活動才能賺錢、凝聚信眾吧。慶典裡,祭司們抬著聖船,從這浮雕裡,可以窺見這裡的昔日風華。昔日在這座大神廟裡,出出入入的祭司們,都已消逝無蹤。穿傳統服飾的工作人員,常一聲不吭的站在角落。這裡是不禁止拍照的(不過這裡面太黑,很難拍清楚),也沒有廁所,對工作人員而言,真是沒什辦公室出租麼油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10ecnkci 的頭像
ec10ecnkci

justice

ec10ecnkc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